投资者教育 > 合规专栏 > 反洗钱专栏 > 反洗钱案例 > 正文

【案例】证券营业部洗钱原罪调查

2016-09-21已有4021人阅读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APP,期货知识码上学!
宽屏阅读 字体大小: T | T


余银增是杭州一位职业投资者,但在最近的三年里,他一直忙碌着的却不是投资股票,而是在为其与一家现为财通证券杭州青春坊营业部的经济往来所引发的纠纷而到处奔走。

2000年,余银增在财通证券杭州青春坊营业部开设的股票账户。2001年12月26日,星期三这个账户里就发生了一笔500万元的资金往来,而整个过程仅仅31秒钟。整整三个月后,2002年3月26日,星期二,9点15分22秒,股市刚刚开始集合竞价,一笔469万元的资金存入该账号里,27秒后,这笔资金被取出。

余银增称,自己事先一点都不知情,更不清楚资金是谁的。记者也发现了一些异常。这两笔资金的存取都留有营业部的证券资金存款和取款凭条,按照通常的财务要求,在存取款凭证上,一般都是要本人签名的,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些凭条上却没有余银增本人的签名。另外,凭条上手写的文字也非余本人笔迹。根据进一步了解,第一笔500万元的资金是来自于财通证券上海襄阳南路营业部,中国工商银行的资金汇划(资方)补充凭证回单显示,这笔款项是通过银行电汇在2001年12月26日当天完成的。而该笔款项的取出则是通过支票转账的方式去往浙江工商信托公司总部。除证券资金取款单外,该笔取款附带的其他补充凭证还有以余银增名义的500万元转账支票存根和支票领用单,但支票领用单上却没有余银增本人签名。至于2002年3月的469万元进出,无论是款项划入的原始进账单据还是取款的原始支票存根,目前都已无法找到。

然而,即使是有所出处和去向的500万元资金,也无法明确所属。而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笔500万元的款子既然最后是打给了浙江工商信托总部,那么当初为什么不可以直接打到总部,而要经过杭州的营业部转手呢?”知情者称,500万元存款单是由营业部分管业务的副总经理笪路填写,而营业部财务负责人章以明制作了相关会计凭证对此进行平账处理。如果像上述所言,证券营业部的高管在客户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经办这笔资金的存取,“其中有很大的洗钱嫌疑。”上述业内人士称,类似手法在当年是最普遍的一种将违规经营所得转变为正常收入的方式。


在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会员反洗钱工作指引》中,明确指出券商营业部可能存在的九条洗钱路径,第一条就是“客户资金账户原因不明地频繁出现接近于大额现金交易标准的现金收付,明显逃避大额现金交易监测”。

扫描二维码在移动设备阅读

大家都爱看

为您推荐